寻找,我们的滋味(下)—序《慢食》

在我看来,忠道此书,像是从法国远远朝台湾抛了一枚,警醒之砖。我深深期待着,这砖,能够继之激起,无数正面的美丽的回声与涟漪,让我们得能真切诚恳地,检视自己反省自己,然后前进。

而另一方面,我也一样期待,在反省同时,可也不要忘记,时时从他山之石跨过这边来,放低姿势敞开心胸,全面地、深刻地,以我们自己的角度,观看、认识、诠释我们自己。

有时,此地与彼地的落差,若从更广泛一些的取样来看,或者就会发现,那只是偶见的倾斜而非全盘的沈沦。

有时,彼地与此地的两异,换个位置转个态度来看,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一样动人的滋味与风景。

寻找,我们的滋味(下)—序《慢食》一如法国料理的分食与东方料理的混食。前者,得以专注领略,每一道菜的个别美味;后者,则意在追求不同菜餚味觉间的彼此穿插、互映与共鸣。

一如无国界料理。在背景源流发展完整恢弘的中土类型国家如法国,或者可能只是纯粹商业手段的无厘头流行;但在特殊地域属性或历史因素交错、故而以多国多民族多元文化交揉融合见长的岛屿或移民性格国家如纽、澳甚至台湾,则其实有其自成一格、理所当然的繁衍因缘和脉络。

一如料理的艺术性。我自己,固然一年年益发醉心于,以人之无穷智慧、创见、意图、巧技,以精心铺排的空间、器皿、氛围、服务所重重层层围塑堆叠起来的法国料理成就;然而,却也一年年不再认为,匠心与技艺上的巧夺天工精緻绝伦,就该是相距足有千山万水之遥的台湾饮食的必要选项或标的,甚至,也不见得是通往极致境界或跃升国际舞台的唯一路径。

「慢食」。后来,忠道告诉我,将以此二字,做为他的书名;慢食主义,原是起源自义大利、后来席捲世界的当代重要饮食思潮,强调食物从产出、烹製、享用的每一环节,都应该真心真意用心用力认真付出对待;和忠道和我向来于美食上之所思所想所望所求,颇有相应之处。

然而,在《慢食》此书中,令我犹为兴味盎然的,却是首章里谈到的,关于法国人吃饭慢、台湾人吃饭快的两样习惯对照。

不知怎的,令我突然好想,跟忠道说说,我那台南故乡特有的,早餐牛肉汤故事。

那牛肉汤,用的是本土黄牛肉,凌晨现宰了,立即新鲜急送至各牛肉汤摊,直接以刀片薄了置于碗底,沖入精心熬煮的滚沸牛高汤,以汤的热度将牛肉瞬间烫熟便上桌。

而吃牛肉汤,速度切记要够快,赶大清早起了直奔摊上,趁着肉还温润鲜嫩,就着一碗白饭快快扒完;起晚了动作慢了过了生时短短仅有数小时、熟时才只数分钟的赏味颠峰,老了涩了,就算老闆不骂自个儿也要痛惜有愧好肉……

那可是,等闲须臾稍纵即逝、 需得快手快口与时间竞赛的美味啊!

(说真的,在法国顶级餐厅里,花上长长数小时时间徐徐品味固是一种醉人的至福 ,然在台南在鹿港,两个小时里一路兜转着连吃七八个小摊,却也一样酣畅快活……。而事实上,从义大利慢食主义的角度来检视,这牛肉汤与慢食精神骨子里其实还颇有一致……)

我自己,这几年来,便是这样,从南到北,在许多许多风格样貌或许殊异、然内里脾性却似有灵犀的古早味台湾小吃里,一点一点咀嚼出,可能的,属于我们的本来饮食个性。

寻找,我们的滋味(下)—序《慢食》那是由来自独特的、早期移民为主的住民背景,冒险进取、直截率真的民族个性,加之四面八方异地文化的交揉荟萃,孕育出特有的,简单、轻巧、新鲜、平实、率真不拘泥的饮食特质。

而从这样的基础出发,遂而渐次凝聚成,能够格外清明清晰地窥见、洞悉,存在于食材食物里的本来质地与内在韵致,并点滴转化为,将既有亦或不同来源的物事採撷融贯继而赋予新意的能力。

我在很多地方,都逐渐看到这能力正在各个不同角落里,一点一点萌芽生光。而这芽这光,会带着我们往什幺样的方向去?

——只盼,正处身这地方这时刻的你我,在取他人之镜照自己、谦逊虚心反躬自省之际,也能够同时不忘本我、不忘自信,冷静清明脚踏此地,小心呵护、期待,认真领会、梳理出,真正属于我们的滋味、我们的饮食课题。

→ 相关文章:巴黎美食极致体验、台湾的滋味,是原味
→ 相关讨论:美食文化杂谈、法国料理、台湾美食综论

回顾上期 寻找,我们的滋味(下)—序《慢食》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寻找,我们的滋味(下)—序《慢食》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相关推荐